笼中星光

all叶,周叶=喻叶>王叶>黄叶>翔叶=乐叶

王杰希生日那天【王叶】

王杰希一觉醒来觉得十分轻松,但这种轻松反而给他带来种不和谐的感觉,睁开眼睛往常睡在身边的那个人居然不见了,想来也是,那个人睡觉的姿势可不怎样,每天早晨自己都要像个抱枕一样被他的大腿压着,胳膊搂着,脸贴着脸,今天没有被这样束缚着轻松是轻松的,但是却让人一点也开心不起来。

“叶修?”这么早起床可不是那个人的风格,王杰希皱着眉叫了爱人的名字,却没有得到回应,想着他是不是有什么事,王杰希决定爬起床来看一下,手附到另一边床上才发现床边没有温度,他这才慌了神。

“叶修?”

“叶修!”

“叶修……”

……

他打开了屋子的每一扇门都没有找到爱人的身影,指针指向10点,往常这个时间他的叶修才刚起床,而他早已经在战队开始忙碌的一天,偶尔能接到叶修的电话,隔着电话带着浓浓的起床气问他“大眼,早餐呢?”“大眼,哥的内裤放哪了?”“王杰希、王大眼!你又藏哥的烟!”

然而叶修是没有电话的,除了这个家的座机一时间王杰希竟然不知道该怎么联系叶修,家里只是少了叶修的身影就让他觉得如此空旷寂静,衣服和一应日常用品甚至他的银行卡都还在原处,他告诉自己叶修只是出去一会,没有留言说明他很快就会回来,但依旧无法抑制的觉得恐慌和焦虑。

叶修这个时候正在大街上为王杰希的生日四处闲逛,王杰希为了让他禁烟可谓煞费苦心,限制每月零用钱当然是非常重要的组成部分,叶修对金钱没太大概念,能吃能喝有烟抽就足够了,当他终于陷入金钱危机的时刻他才明白了钱的重要性。陈果当然没有亏待叶修,但叶修除了荣耀相关什么东西都可以三天弄没,收拾家里东西的任务理所应当落在了王杰希身上。找王杰希问银行卡放在那种容易暴露的事情他当然不会去做,所以他只能握着手里省抽俭用的45块钱上大街上看看能买点什么。

巴掌大的蛋糕也要30块一块,叶修摇摇头,不够两人分。

隔壁店里的羊毛手套倒是正在反季打折,叶修摇摇头,王杰希家里那双1500的名牌手套是去年冬天刚买的。

眼镜店橱窗的墨镜宣传海报吸引了下叶修的注意力,但他还是摇摇头,王大眼骨骼清奇,再戴上眼镜走在街上,非要有人追着他算命不可。

再往前走点就要到市场的尽头了,那里有家略显简陋的小店吸引叶修停住了脚步,小店门口和橱窗上贴了一串串的数字,叶修在上面略略扫过推门走了进去。

指针指向12点,王杰希已经给所有叶修和他的朋友打了电话,大家一致回答并没有叶修的消息,但语气又都有些欲言又止,而一直聒噪的黄少天和他说话的时候甚至都有些爱答不理的,让他不禁觉得是不是该反思一下蓝雨和微草的关系了。

门柄轻微晃动的的声音惊醒了王杰希,他抬头,叶修正好推门而入,看见王杰希坐在正对大门的沙发上叶修愣了一下笑道,“大眼等哥呢?”

王杰希上前一把抱住叶修,“你回来了。”

很多时候王杰希不是那么在乎过程,对于荣耀他的目标是冠军,是让微草成为冠军的队伍,所以他可以不在乎付出多少努力,可以放弃对自己最舒服对敌人最可怕的魔术师打法,放弃微草队长王杰希战无不胜的形象,只为达成最终的目标。

对于叶修,即使他第八赛季突然消失,他也从没像今天这么害怕,因为那个时候他们之间还有荣耀,他们被这条线牵扯着不会失去彼此的踪迹。

直到今天他才发现,只是和他在一起这个结果已经不能满足他了,他想要知道他在哪,在做什么,即使他最终回到了他的身边,他对他的渴望也没有一丝减退。

“哥……”叶修掏掏口袋正要说些什么就被王杰希堵住了嘴唇。

“叶修,”他舐咬着他的唇瓣。

“别突然消失,”他紧紧搂住他的腰。

“我很担心,”他带着他躺在了沙发上褪下他松垮垮的T恤衫。

……

王杰希这个人表面总是一副淡定从容世外高人的样子,只有叶修知道他内心执着又霸道,比如晚上睡觉的时候,睡前总是一副正经的样子仰躺着占据半边床,可是睡着了就开始拼命往叶修身边挤,挤得叶修不得不压着他的大腿,搂着他的胳膊,脸贴着他的脸才能有效遏制他霸占自己地盘的行为。王杰希潜意识表现出来的占有欲让叶修觉得很受用,看,哥就是这么有魅力。

现在不光是潜意识了,王杰希躺在沙发上搂着叶修困着他让他一动也不能动,两个大男人挤在一张沙发上有多挤可想而知,叶修反抗无果只好指挥王杰希去捡被他丢在角落里的自己的裤子。

叶修掏掏掏从裤子口袋里掏出一张花花绿绿的卡交到王杰希手上,“老王啊,生日快乐。”

王杰希一愣才反应过来,今天是7月6日,他的生日,他忙到忘了,叶修却还记得,叶修送给他的是一张卡片,准确说是电话卡,上面标注了一连串电话号码最后两位是14,而王杰希手机号码最后两位是13。

“哥是因为卖电话卡的说哥的钱只能买尾数是4的才买的这个,你可别多想,”叶修耳朵尖红红的。

“呵呵,”王杰希眼里盛满藏不住的笑意,“这真是……和你的打法一样老土的礼物。”

“嫌老土就……”

王杰希将脸凑上去堵叶修的嘴巴,“我很喜欢,谢谢。”

王杰希把手机里的卡退出来装上叶修新买的这张,交到叶修手里,“这样就好了。”

叶修一脸坦然的把手机往口袋一揣,“从今以后你可以随时找到我。”

那个不会被任何束缚困住的人自愿和自己牵上一根细线,王杰希知道即使没有荣耀,还有彼此牵连着对方,他们会永远在一起不再分开。

第二天,王杰希打开电脑,电脑被汹涌而来的信息卡了5分钟才正常工作,QQ里铺天盖地的王队生日快乐,王杰希生日快乐,队长生日快乐……

还有黄少天携卷着满屏感叹号控诉昨天打电话自己多努力忍住没有多说话,就怕透露晚上联盟的大家一起线上给他庆祝生日的活动,结果他没上号就算了连手机都打不通了……

========

小伙伴终于回来了,工作不用一个人扛太好了,坑会慢慢开始填起来

王队生日我在加班(泣,想着无论如何一定要补上生贺,于是挤着到现在才刚写完,生日快乐杰希大大

照片(二)(周叶)

周泽楷第一次见到叶修是在第五赛季也就是他出道的第一个赛季。他第一次与嘉世交锋,即使嘉世状态隐隐下滑但毕竟是一支豪门战队,这让他们打得很艰难,嘉世团队战的糟糕配合和斗神一叶之秋的神勇状态形成了强烈的反差对比,是的,周泽楷不得不承认一叶之秋或者说叶秋,很强。

周泽楷不像一般的新手队员那样容易在正式上场尤其是和那些神级人物交手时精神不稳定,发挥失常,他状态很好,并且越战越勇,然而并不是状态好就一定能胜利,他最后还是倒在了斗神的战矛下。每一招每一个动作都还是差一点、差一点,这些一点堆积成一座无法跨越的山横梗在周泽楷眼前,他看到他倒下的那一刻的公共频道——

一叶之秋:继续努力,哥等你超越。

那座他无法攀爬的山因为这一句话向他展示了攀登的石梯,好,会努力。周泽楷想打谢谢,但画面已经切换到了一叶之秋举着战矛摆出胜利姿势,周泽楷拔出账号卡干脆的下场,要去见见叶秋,他想。

然而等到比赛结束周泽楷也没有见到想见的人,叶秋很神秘,即使身为嘉世的核心、队长,却连在交战两方的握手礼节里都不会出现他。周泽楷和方明华说了声有事便往嘉世的休息室走去,嘉世的队员已经离开,楼道里空荡荡的,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过去,也许只是因为从嘉世刚走出赛场的队伍里没有看到陌生面孔,让他觉得叶秋还在这里吧,他走了没多久就听见楼道里有说话的声音。

“斗神一叶之秋真面目曝光,这可是能上头条的大新闻!”一个听起来黏糊糊的声音说道。

“这么说吧,哥这么多年不露面如果不是联盟默许是不可能的,职业竞技圈就这么大,但媒体却从来不缺,一个会暴露选手隐私的记者你觉得还会有哪个战队愿意配合他的采访?”另一个声音听起来懒懒散散的。

“可是……”黏糊糊的声音还是有些不肯放弃

不露面、职业竞技圈,周泽楷几乎第一时间就反应过来第二个说话的人是叶秋,是不是打扰到他们谈话了?周泽楷想回避但走廊是笔直的一条,他还没来得及回避就被人发现了。

“哟,来人了,”正在说话的两个人同时转过头去看周泽楷,其中一个青年男人穿着嘉世队服,无论是电视还是网络周泽楷从来没有嘉世的任何一场比赛中见过他,想来应该就是叶秋无疑。

“呃……打扰……”周泽楷转身就想离开。

“没事没事,马上就完”叶秋冲周泽楷招招手,“轮回的队服?哟,小伙长得不错啊,这么面生应该是今天那个神枪手吧。”

“嗯。”既然叶秋都不介意,周泽楷也就停下了离开的脚步。

“虽然比哥还差一点,不过已经打得不错了,还要在注意点细节啊,荣耀可没有那么简单”叶秋上下打量着周泽楷,“长得帅技术又好,冯主席得高兴的多吃几片药了。”

“谢……”

“内个……叶神?”被冷落在一边的人不适时的插进两个人的谈话中,他摇了摇手中的相机,“你想怎么解决?总不能让我白辛苦吧?”

“这个啊”叶秋挠挠头,“你把照片给哥,哥给你5000块。”

叶神您觉得自己就值5000块?拿着相机的那位当然不敢这么说,吞吞吐吐的说,“以叶神您的身价怎么也得2万吧?”

“2万?你是刚入行的么?哥一年工资才多少你不知道么?”叶秋瞪大眼睛好像听到了天大的不可思议。

也是,职业竞技圈里谁不知道,叶秋入行早,那时候圈子还没成型,工资低,他又签的长约,放到现在工资也就是个普通的工薪阶层的水平,职业选手的工资倒过来排才能看到这位斗神的名字。

“您这不是难为我吗,1万5不能再少了。”

“6千,记者同志你是真的不懂行情么?”

最后两人1万4,7千,1万3,8千……减来加去1万谈成。

“行了,那照片给哥吧。”叶秋朝那记者一伸手。

记者瞪眼,“大神您钱还没给呢。”

“1万块钱是那么好凑到的么?先欠着,哥又不能骗你,”叶秋说着点了根烟,明明他是被敲诈的那个,但反而看起来对方更像个受害者。

“您好歹也是大神,1万块钱没那么难凑吧,”那记者死死抱着相机,生怕被叶秋抢去。

“反正现在没钱,哥穷的全联盟都知道,”哭穷的这位不以为耻反以为荣的仰起头,一副要钱没有要命一条的样子。

 “前辈……”一直旁听的周泽楷从终于插进两个人的谈话,“有……”

他说着从背包里掏出张银行卡,“借?”

“借……”怎么会有这么实诚的孩子,叶秋认命的嘬了最后一口烟,将烟头扔进身边的垃圾箱里。

最后的结果是他们去附近的银行取了钱给那个记者,换回了相机里的储存卡,叶秋把储存卡交给周泽楷,“多谢你啦小神枪,这个你先拿着等哥有了钱就找你买回来,”他说着眨了下眼睛,“可不许卖给别人啊。”

“嗯……”周泽楷紧紧攥着那张储存卡,“不是神枪……周泽楷……”

“呵呵,周泽楷是吧,那就叫你小周,”叶秋揉了揉周泽楷的头发,“哥还有事就先走了,等哥给你还钱的。”

“好……”周泽楷望着那个离去的背影已经忘记自己当时为什么去找他了……

tbc==========


音频高手(王别叶)(上)

周叶没坑,明天更,写个一直喜欢的冷门CP治愈一下自己

暗恋梗不带叶神玩~

=====

微草队队长王杰希习惯性要比其他队员早醒来半个小时,这段时间微草整个训练营里都极为安静,他会先去楼下绕着训练营慢跑上两圈,一边跑一边想近期的训练安排,队员状况,甚至是比赛战术,对他来说这段独自安静的时间能让他冷静地思考许多事情,十分重要。

然而今天,王队长却无论如何都冷静不下来,慢跑的时候还一不小心撞到了花坛里摔了一身泥。

这个早晨和王杰希在微草的每个早晨一样,他按时起床准备去慢跑,路过刘小别房门口的时候隐约听见里面有声音,他以为是刘小别和队里的谁在说话,就仔细听了听,结果就听到了叶修的声音——

“小别,刘小别,早上好,起床啊,再不起床哥就要亲你啦……小别,刘小别,早上好,起床啊……”

王杰希觉得自己的世界观受到了严重的震颤,如果现在叶修在王杰希旁边一定会嘲笑他:大眼~你的眼睛都吓得一样大了。

那可是叶修啊!现在居然刘小别房间里一遍一遍不厌其烦的叫他的名字,最重要的是一点都不!嘲!讽!语气听起来还很!温!柔!

王杰希浑浑噩噩的下了楼,常年的惯性让身体自发的跑了起来,身体虽然开始动了但他的脑子还留在刘小别的房门口。微草训练营的草坪最近新翻了泥土,准备在上面种些花,B市这个季节半夜露水重,清晨的时候翻新的泥土湿哒哒的,王杰希就这么一头扎进了土里,足有半分钟他才反应过来自己在哪,忙站起身子看周围有没有人,摆出一脸若无其事的样子快速往宿舍跑。

刘小别的门口已经听不到叶修的声音了,但王杰希仿佛就通过那扇门看到了刘小别的床上有一对狗男男正躺在一起。那声音他绝不会听错,问题是叶修什么时候来的?他是自己一个人来的么?叶修和小别是什么关系,为什么这么亲昵的叫他的名字?为什么来了微草不告诉他反而直接找刘小别?这一系列仿佛都指向了一个答案,一个王杰希无论如何都不想承认的答案。他忘了自己现在最应该做的是洗一下自己沾满泥巴的脸然后再换一身干净的衣服——马上就是队员们起床的时间了。

刘小别打开门就看到自己的队长正站在门前一脸泥土神色复杂的盯着自己,“队、队长你这是怎么了?”

王杰希敛起表情,云淡风轻道,“不小心蹭的,回来发现忘了带宿舍钥匙,小别,借用一下你的洗手间。”

没等答话他就走进了刘小别宿舍,职业选手们的宿舍虽然是单人间但毕竟不是星级酒店,一眼就能看到全貌,床上没有一个半裸的正在抽烟的男人,被子已经叠好,偏矮的板床下没法藏人,叶修已经不在这间屋子的事实让王杰希稍感欣慰,他走进洗手间洗了脸和手,走出来刘小别正在收拾背包。

“队长你钥匙没带衣服也没办法换,先穿我的吧”刘小别说着把自己备用的队服递给王杰希。

“不用,钥匙找到了,早点去食堂吃饭吧,上午训练别迟到了。”王杰希摆摆手走出门。

“可是队长,今天不是周末休息么?”刘小别一脸迷茫的问道。

TBC=====

有人能猜到小别房间的声音是怎么回事么=v=~我好喜欢小别噢,可惜这么冷的CP都没有粮食可以吃,泣……下一发完结,我要给小别加戏!

照片(周叶)(一)

没有死亡梗、没有、没有……

=======

“喜欢……”周泽楷将一束新买的粉玫瑰插进照片前的玻璃花瓶里,黑白相间的相框里放着他喜欢的人的照片,他修长的手指抚摸着照片上的那个人的脸庞。照片已经有些褪色了,但依旧不影响他对那个人的样子的记忆,对那个有点虚胖、总是微微眯着眼睛、嘴角微微翘起的人的记忆。

“咚咚咚,收水费。”门外响起的敲门声打断了周泽楷的思路,周泽楷看了眼水表上的数字,掏出钱包打开门报了个数字。

收水费的人一边在机器上按着数字一边和周泽楷闲话几句,“小伙一个人住啊?”

“不……”周泽楷顿了顿,补充道,“和……爱人。”

“你爱人一定是个大美女吧,能抓住你这么帅的小伙的心厨艺也错不了。”

“不……”并不美,但是认真的样子非常帅气,用战术耍心机的样子也非常可爱,周泽楷想。

收水费的人算出了要缴纳的金额,周泽楷交了钱点点头关上门。

前年退役后,周泽楷在S市买了房子,离工作地方不远,既没有市中心那么吵闹也没有郊区那么荒凉,是个不错的地段。

“房子不错,小周这些年没少赚钱啊。”当时叶修就半躺在客厅的沙发上,丝毫没有在别人家做客的拘谨,一边喝着周泽楷煲了一晚上的汤一边还嫌弃着有点甜了,告诉周泽楷下次少放糖,周泽楷说好,然后停下炖糖醋排骨正要放糖的手,把勺子里的糖放回糖罐三分之一才郑重其事的倒进锅里。

周泽楷解下围裙走出厨房,他走到沙发边,将叶修上半身扶起来一点坐下来让他倚在自己身上,紧紧搂着叶修的腰,将头埋在他的锁骨处,“前辈……”

叶修拍了拍自己小后辈的头,“严肃点啊小周,哥今天可是为正事才来的。”

“好,”周泽楷头在叶修的锁骨处又蹭了两下就坐直了身子,直直的看着叶修的眼睛,“什么事?”

不得不承认联盟的脸近距离杀伤力更大,饶是叶修也不禁老脸一红,他清了清嗓子开门见山道,“我想你也知道我们兴欣条件很简陋的,一堆人挤在网吧里训练,十几个人吃饭就十个菜,连碗汤都没有,有时候都不能按时发放工资。而且哥现在退役了,没有工作,连基本生活保障都没有。所以……”

周泽楷现在还记着叶修那双盈满笑意的眼睛,他说,“小周,你要不要考虑包养哥?”

他当时是怎么做的呢?好像是亲吻了他的眼睛,用他的嘴唇细细的描摹他的唇形,抱着他在他的耳边回答他,“一辈子。”

这是世界上最美的语言,也是对他最好的回答。

“当然是一辈子。”叶修回答,“哥可指着小周你给哥养老呢。”

“一起……”周泽楷说,我们一起变老……

可惜叶修最终没能让周泽楷包养他,周泽楷只能每周给照片前的花瓶换上一束花,然后对着叶修的照片说话,“前辈……想你……”他抱着叶修的照片躺在床上沉沉睡去,想着今天晚上也许能梦见那个自己深爱着的人。

“咚咚咚!开门!查水表!”

睡梦中的周泽楷被门外大声的敲门声惊醒,他揉着眼睛迷迷糊糊的往门口走,开了门才想起来今天刚收过水费,啪的一声又迅速关上了门。现在的犯罪分子真狡猾,幸亏反应快,周泽楷想。

门外的人张开双臂正等着恋人出来给他一个大大的拥抱,结果就被啪的一下拍在了门外,顿时一脸尴尬的摸摸鼻子,“不是吧,小周,就这么迎接哥回来啊?”

“前辈!”听到门外的声音周泽楷迅速打开门,他的恋人——叶修正风尘仆仆的站在门外,“你回来了?”

“是啊,老冯想让哥参加庆功宴被哥逃了,”叶修被周泽楷包养一个月后,他得到了一份中国荣耀国家队领队的工作,这两年一直忙于世界各地奔波连国都很少回,今天已经距离他离开家半年了。

叶修低头正看到恋人手里拿着的相框,“小周还没把哥的‘遗像’扔了啊?”

“不是,”周泽楷把相框往身后藏了藏,这才不是遗像,周泽楷反驳,叶修对自己保存的这张他的照片非常不满,好几次趁周泽楷不注意偷偷丢掉都被周泽楷又找了回来,这也是少数几件周泽楷对于叶修也不妥协的事情。

“算了算了,”叶修一副不计较的样子,上前一步拥抱住他的恋人,“我回来了。”

“嗯……”周泽楷回抱住他,像是确认他的存在般抚摸着他的身体,“你回来了。”

TBC=======

小伙伴骨折了,现在部门就剩了我一个人做两个人的工作量……泣……虽然不会坑但是日更是做不到了……尽量隔天更新。

碎碎念(黄叶)(四)

无论表面上再怎么嫌弃话唠黄,叶修还是服从命运的安排住进了黄少天的宿舍,除了一进门就被放满了一柜子夜雨声烦的手办及各种周边震惊了一下以外,这还是一间非常正常的男生宿舍的。

“剑圣大大居然这么自恋,真是吓死哥了,”叶修装模作样的拍拍胸口走到窗边打开窗户然后点了支烟抽了起来。

带喜欢的人进到自己房间的兴奋感让黄少天对叶修的嘲讽和烟味表现出了极大的宽容,“老叶你看你看,这是最初版的夜雨声烦,哈哈哈哈那个时候联盟手办做工真是粗糙爆了好么,这个涂装,这个动作,一点都体现不出本剑圣百万分之一的帅气值,还有这个异色限量版……”

馋了一天烟终于抽到了,满足感max的叶修,对话唠剑圣也表现出了极大的宽容叼着烟任由黄少天拉着他看他的收藏。

视线在柜中一扫而过突然停在了其中一角,叶修看到那是最近联盟才出的一款、也是目前唯一一款君莫笑的手办,因为是试水作,只是为了看看市面上对于君莫笑周边的反响,所以出货量很小,动作也是固定的,君莫笑稍稍侧歪着头,千机伞以伞形态被悠闲地打开举在头顶。吸引叶修注意力的当然不仅是黄少天怎么会有这款出货量并不大的手办,而是君莫笑旁边还摆放着一款夜雨声烦的可动手办——

夜雨声烦被摆成一手扶剑一手搂着君莫笑腰的动作,目视前方一脸正气,配合着君莫笑的动作,仿佛是君莫笑微歪着头正要靠在夜雨声烦的肩膀上,举着千机伞为二人遮风挡雨,真是一幅鹣·鲽·情·深的好景致。

“呵,”叶修叼着烟笑了一下,“剑圣大大退役了去做创意也不错啊。”

“啊啊啊!!!”黄少天顺着叶修的眼神看去——

我怎么会忘了这个啊!完了完了完了老叶会不会发现我暗恋他啊!我还没有做好万全的告白准备老叶拒绝我怎么办啊!!!队长我对不起你!你给我准备了这么好的机会我居然没有抓住!我说是郑轩他们做的老叶会不会相信啊!!!要不择日不如撞日我告白吧,说不定这就是上天的指引啊!!

黄少天内心一时间狂刷弹幕。

叶修打量了一下伸出手从展示柜拿下夜雨声烦的手办。

“老叶你做什么!住手啊!你要杀要剐都冲我来,夜雨声烦无辜的!这可是夜雨声烦(和君莫笑最搭配)全国限量10个的手办啊!”黄少天看叶修伸手就掰吓得差点大叫起来。

叶修白了他一眼“少天大大注意点影响啊,光天化日的成何体统。”说着把夜雨声烦摆成了单膝跪地双手捧剑过头顶的姿势放在了君莫笑面前,点点头“嗯,哥觉得这个姿势好多了。”

“靠靠靠靠靠,这样本剑圣的英明神武就一点都显示不出来了好么,”黄少天嘟囔着,但这一时间已经没了给叶修看自己收藏的兴致索性打开电脑,“老叶PK不?”

“不P,剑圣我们不P,”叶修摆摆手,四下看了看“还有电脑?”

“有有有,还有一个笔记本好像上次去队长屋用完就扔床头了,老叶你等我找找,一会我玩笔记本,你用台式,我右手抽屉好多账号卡咱俩可以随便用,”黄少天翻到床上去找新买的超高配置只用过一次就被自己扔到天边的笔记本。

“好像是放到床头柜里了吧,”黄少天说着拉开床头的柜子。

然后又迅速的拉上。

“哈哈哈哈!没找到没找到!怎么就找不到了呢,真是的,一定是小卢上次来我屋玩顺手带走了,老叶你等等啊,我去找队长借,这个小卢真是的,借完了也不知道还,年纪轻记忆力这么差怎么能肩负的起蓝雨的未来呢!老叶我马上回来,你别乱动,东西你也千万不要乱翻啊。马上马上马上就回来!”说着黄少天飞奔出门。

“队长队长队长你在吗在吗在吗!快开门快开门快开门!我来借电脑了快把你的笔记本借给我借给我借给我!”

……

对自己借到笔记本的速度十分满意的黄少天推开门,他以为是自己开门的方式错了,叶修坐在床上,细长洁白的手指正摆弄他口中新买的那台笔记本电脑,听见门响头都没回,“哟,少天大大我帮你把电脑找到了,你们wilf密码多少?”

在叶修的背后是大敞着的床头柜——

里面密密麻麻整整齐齐的摆放着各种一叶之秋的手办……


tbc

还是没写完,呵,就这样吧,总会写完的……再有个1、2章吧……

碎碎念(黄叶)(三)

本来只想写一个短小的小甜文甜一下自己,结果烦烦话实在是太多了以至于进度各种失控,希望下一章能完结吧……

文州大大真的好苏心好脏~~我给他加了剧情能感受到我的爱么~

正文开始=====

叶修这边都快吃完了,不仅手速慢,连吃饭都慢人一步的喻文州才姗姗来迟,黄少天朝门口的蓝雨队长挥了挥手“哟,队长”,然后回过头来继续对着叶修,“老叶老叶我接着给你说啊,后来……”

“哟,文州大大,过来坐啊,”叶修咽下嘴里的饭,秉着能两个人遭罪绝不一个人受苦的原则朝喻文州招招手。

“不了,”喻文州摇摇头,“叶神你和少天慢慢聊。”*^_^*

“别啊文州大大,哥远道而来你们蓝雨就派了个副队长接待哥是不是太不合适了?”喻文州语速和他的手速一样缓缓的,但叶修就是从里面听出他重音了“慢、慢、聊”三个字。

心真脏啊。

“叶修你什么意思!本剑圣一场比赛几十万的身价,怎么不合适怎么不合适了你说你说啊!我放弃了大半天的训练接待你你居然还敢嫌弃我!”被嫌弃的黄少天拍案而起。

 “是么,少天不只是蓝雨队的王牌选手更是叶神的挚·友,我觉得比起我来,少天接待您更合适呢。”*^_^*喻队长此时已打包好了饭菜,朝叶修点点头,“那么,我就不打扰了。”说着向食堂外走去。

“啊,对了”喻文州走到一半回过头来道,“刚才陈老板给我打电话说叶神你们住的酒店房间安排出了点问题,今天晚上就只能委屈叶神住蓝雨宿舍了呢,不过蓝雨宿舍也比较紧张,我想叶神应该不会介意和少天挤一晚的,好友难得相聚请玩的开心。”*^_^*

队长你太棒了,黄少天同志在心里为自己的队长点了100个赞。

“听见没有、听见没有、老叶、老叶,今天晚上只有我能收留你了,我想想哈,我们可以PKPK一整晚,我还可以勉为其难给你看一下我的收藏,夜雨声烦的所有手办从初版到最新版我都有哦,还有几个限量版的,编号都是0001,是不是很厉害很想看?”一整晚都可以和老叶在一起,黄少天觉得自己开心的仿佛心里有个小人在手舞足蹈地跳来蹦去。

“呵呵、并没有,”叶修拿起桌上的餐巾纸擦了擦嘴和手,一把抓住正巧路过他们餐桌的郑轩问道,“你们蓝雨附近有网吧没有?”

“网吧?老叶你想去干嘛,别告诉我你想去刷夜啊!!身体是职业选手的本钱,你这么随便挥霍你的本钱会缩短你的职业寿命的知道么知道么,我不管你在兴欣是怎么样的,反正你进了蓝雨就得按照蓝雨的作息来,今天就别想出蓝雨的门了”黄少天对郑轩做了抹脖子的手势,“郑轩你不许说啊,你要是说了的话,这一个夏天,不,加上明年的夏天都给我加练、加练、加练!”

“唉,压力山大啊,饶我一命呗叶神?”郑轩夸张的耸了耸肩表示对叶修的问题无能为力。

叶修悻悻的松开手,笑了一下“哥觉得听一晚上的垃圾话更容易缩短职业寿命啊,而且少天大大不是说要和我PK一整晚?去网吧还能给我们兴欣抢两个BOSS哥觉得更划算。”

“靠啊叶修,我堂堂剑圣和你PK多么锻炼技术增长见识的机会,你居然说不如个野图boss?你有没有点眼光了还?”

“说反了吧剑圣大大,锻炼技术增长见识的不是你么?”

“我是不会中你的垃圾话的!不PK就不PK,我们早点睡、睡、睡觉总可以了吧!”从来垃圾话随口就来的剑圣大大难得的结巴了,不过口头上占了下老叶的便宜,晚上早点睡还可以手头上占占老叶的便宜想想还有点小开心呢~

“可是剑圣大大话这么多,哥晚上睡觉怕吵啊,”叶修一脸为难。

“靠,老叶你事怎么这么多!不说话就,啊不,我少说话还不行么,我作为主人大度点谦让你一下好了,”黄少天在嘴边做了个X的手势然后迅速把碗里的饭扒进嘴里,一边嚼一边喷,“老叶你快吃快吃快吃,一会吃完了就带你去我宿舍玩。”

叶修随手拿了张纸挡在两人之间,“啧,幸亏哥手速快啊,不然得被少天大大喷一脸。”

===========剧情的分割线=========

喻文州走出食堂几百米后回头看了看周围没有什么人,于是找了个角落拿出手机翻了翻电话本,找到那个存为“兴欣陈果老板”的电话拨了过去。

“喂,陈老板么。你好,我是蓝雨的喻文州。”

“……”

“是的,叶神现在在我们这呢。”

“……”

“叶神跟少天好久没见了,今天想多和少天一起说·说·话,因为没有电话所以让我转达给您说他今天就不回去了。”

“……”

“没关系,没关系,不麻烦。”

“……”

“好的,陈老板再见。”

少天加油,队长只能帮你到这了。


碎碎念(黄叶)(二)

我觉得要完结应该还得再有两更吧(大概)

这章也许可以起个副标题叫厕所情缘?

===============

“我靠靠靠靠!!老叶你不要脸!站在厕所门口偷听别人说话,这么猥琐的事情你也干得出来!你还有没有节操!有没有下限了!!”黄少天推开厕所隔间的门,一张和他钱包里放置的照片一样的脸正叼着烟对着他,吓得他一哆嗦立即开始大飙口速,“虽说你本来也没什么节操下限之类的东西,本剑圣还是没想到你居然是这种人啊,兴欣的下限都被你一个人拉低了你知道么,你你你从哪开始偷听的?快给本剑圣从实交代,本剑圣再考虑要不要杀你灭口,快说快说快说……”

“呵,”站着隔间门前叼着烟的叶修笑了一下,“少天大大输的很不甘心嘛,看来是躲在厕所说哥坏话呢?”

“别废话别废话,输给老叶你这个没下限的怎么可能甘心,诶?老叶老叶你以为我说你坏话?那你是不是没听见我刚才说什么?是不是是不是是不是是不是?”

“剑圣大大这么久不回来哥还以为你忘带纸了,结果刚进来就被喷了一脸垃圾话”叶修扬起手里的一卷卫生纸,一脸委屈的叹了口气“枉费了哥一片好心,唉……”

“靠!你才忘带纸你才忘带纸,你以为我们蓝雨是你们兴欣么,我们厕所都有放纸好么,我们蓝雨设备有多么完善看来我今天一定要让你体验体验才行……”

“好好好,但是我们能跳过厕所这个体验地点么?”叶修左右看了两眼,就从口袋掏打火机“你们厕所不禁烟吧?”

“禁禁禁禁禁,我们蓝雨哪都禁烟,我告诉你叶修你可别想抽烟啊,你不为自己想想也该为我们训练营里的花朵想想,就算不为他们想想至少也应该想想本剑圣知道么,你知道二手烟的危害有多大么……”

“呵”叶修觉得自己不能再让黄少天继续喷垃圾话了,于是他转身,开门,走出厕所。

“老叶老叶,我刚才说到哪了”黄少天追着叶修跑了出去。

“少天大大,你不觉得你应该带哥去你们食堂了么?”本来就是友谊赛,双方没什么压力,主要还是以交流为主,所以提前一天来到蓝雨的兴欣众人除了刚来就被黄少天拉走的叶修外都自由活动去了,“以哥的身价来你们蓝雨居然连顿饭都不管,唉。”

“走走走,我带你去尝尝我们食堂的菜,我跟你说啊老叶,放眼全联盟所有战队的食堂就属我们蓝雨的食堂最好吃了,不是我吹啊,老叶你吃了我们的饭肯定都不想回兴欣了,当初我……”剑圣·黄一胳膊搭到叶修的肩膀上搂着他的脖子往食堂走。

“少天大大注意点影响啊,拉拉扯扯的,多不好。”叶修被黄少天拉的一个趔趄。

“说、说什么呢。我这是怕你不认识路你知道么,老叶你看看你,天天宅在椅子上,身体素质太差了,走两步都要摔跤,我不拉着点你你摔倒了怎么办,怎么办!”

叶修不知道是不是他的错觉,黄少天搂脖子好像更使劲了。

黄少天的嘴炮仿佛一道天然的结界,隔绝了所有蓝雨成员的靠近,徐景熙等一干人觉得黄少天虽然平时就话多的让人不敢和他一起吃饭,今天比起平时至少又提升了2倍的攻击速度,更是让人难以接近,反而是坐在黄少天对面的荣耀教科书丝毫不为所动,专心致志吃饭的样子好像对面根本没有一个叫做黄少天的噪音制造机。

大神不愧是大神,心理素质就不是一般人能够比的呢~


碎碎念(黄叶)(一)

大概就是剑圣大大对着嘲讽脸的照片碎碎念被“听”到的故事

到底有没有OOC呢?大概会有(下)或者(中)(下)吧

===========

“刚才剑圣大大那一招幻影无形剑用的真是太漂亮了,放眼全联盟能这么完美的使出这个技能的除了少天大大绝对不可能再有其他人了,那角度,时机把握,我真是自愧不如,要不是耍诡计,我叶修是不可能战胜这么厉害的剑圣大大的!”

蓝雨训练营男厕的某个隔间里,蓝雨战队的王牌、妖刀、剑圣、黄少天大大正对着钱包里某个虚胖嘲讽脸家伙的照片捏着鼻子怪声怪气的学他说话,虽然既不音似也不神似,但剑圣大大刚输了PK碎了一地的自尊心还是得到了极大的满足。

黄少天松开捏着鼻子的手,对着照片故作矜持的点点头“叶修你知道就好,本剑圣的名头可不是白叫的,放眼全联盟不管是我们蓝雨的小卢还是微草的那什么遛小鳖,都怎么可能比得过本剑圣,而且本剑圣刚才不只幻影无形剑用的好好么?你不觉得那记迎风一刀斩的时机也把握得特别准确么?还有还有……”

今天是兴欣来蓝雨进行友谊赛的前一天,黄少天拉着在提前一天前来住宿的兴欣战队的心上人(划掉)嘲讽脸参观蓝雨的训练营。

“少天大大这是让我看看有没有好苗子可以挖到我们兴欣?”身边的脸T叼着没点燃的烟笑了一下。

“靠,叶修你要不要脸?你的脸呢脸呢?忘在兴欣没带到蓝雨来么!!!”幻想着喜欢的家伙看到蓝雨训练营里这么多剑客见到自己就像小粉丝见到偶像一样,多少也会受现场气氛的感染感受到自己的魅力的黄少天内心哭喊着,导演,这有个家伙不按剧本来啊!

少天大大,你忘了叶神可是在霸图主场都能面不改色的男人么,怎么可能会受到现场气氛的感染呢~

“今天非得教训你一下不可,让你知道知道本剑圣的厉害!叶修咱们来PKPKPKPKPKPKPK!!”A计划失败的剑圣大大立即启动了B计划——让对方见识到自己高超的荣耀技术从而爱上自己。

先不管这种吃到好吃的饭就会爱上厨子的理论黄少天是怎么总结出来的,身边的嘲讽脸可是一点劲都提不起来,“你们蓝雨不是吧,客人远道而来连饭都不管,还要拉着我老人家PK,唉,他乡作客受尽冷遇啊。”

“PKPKPKPKPKPKPK!!平时在游戏上你不和我PK就算了,到了蓝雨就别想跑了!叶修你不是怕了吧怕了吧怕了吧??!输给本剑圣其实也没什么可丢人的嘛,毕竟本剑圣的技术……”

……

最终的结果是输了PK的剑圣大大躲到了厕所隔间,对着喜欢的家伙的照片开始寻求安慰。

黄少天捏着鼻子,“没错没错,剑圣大大最厉害了,别看我平时总是嘲讽你话唠什么的,其实我最喜欢听你说话了,就是太害羞了所以才每次都那样掩饰自己的。”

黄少天松开鼻子,“我知道我知道我知道,叶修你肯定是会害羞的,毕竟喜欢本剑圣这么杰出的人你一下子不知道怎么处理,我是可以理解的,说实话叶修你肯定喜欢本剑圣,不然这么多人你为什么总是嘲讽我?好吧虽然你也说队长手残,说王大眼,说孙翔,说韩文清,说……靠!老叶你怎么四处捻花惹草!算了我不管你就是喜欢我就是喜欢我!”

“其实PK胜负根本代表不了什么的,对吧对吧,叶修你肯定不会因为我输给你就不喜欢我的,就是的,像你这种人如果真想找一个荣耀比你打得好的肯定就要单身一辈子了,本剑圣勉强收了你好了,不过叶修你可别得意,虽然你这次侥幸赢了本剑圣,但是下次我早晚是要赢回来,等着吧!”

黄少天看着照片里的人,从那张明明挂着嘲讽的笑容的脸上却硬是从里面看出了一丝温柔的暖意。

“等着吧叶修,早晚要让你爱上我!那时候一定要把你这样那样,那样这样”黄少天吧唧亲了一大口照片上的家伙,终于平复了心情推开厕所门——

“我靠靠靠靠!!老叶你不要脸!站在厕所门口偷听别人说话,这么猥琐的事情你也干得出来!你还有没有节操!有没有下限了!!”